2020守护候鸟迁徙路公益科考行动(第四季)完美收官

近日,汽车与运动杂志社、哈弗大狗、TFO户外、湖南日报社岳阳分社、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联手鸟类专家、志愿者和媒体,组织开展的“跟着大雁去迁徙”守护候鸟迁徙路公益科考行动(第四季)完美收官。自2020年11月9日在辽宁沈阳獾子洞湿地10号碑立碑仪式开始正式启动,至11月20日,科考行动小组如期抵达终点——“跟着大雁去迁徙”洞庭湖1号碑,历时12天、穿越辽、冀、京、津、鲁、苏、皖、赣、鄂、湘,途经11个考察地,串起的是20余位鸟类专家和生态摄影家5200余公里艰辛而壮丽的护鸟之路。

这是该项目举办的第四次东亚鸟道上的大型跟踪活动,也是为迁徙候鸟立下的第十块生态标志碑。

群策群力 守护鸟道平安

本季的鸟道守护行动得到了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中国汽车报社及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大力支持,长城汽车的哈弗大狗品牌提供车辆及赞助,国内多家科研机构和环保机构热情参与,湖南环球信士科技提供鸟类卫星跟踪技术,TFO户外品牌提供了迷彩色户外考察队服,活动还吸引了各级媒体的关注并积极主动参与报道。

公益科考行动科考队由中国 “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考委副主任、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研究室主任周海祥教授领队,跟踪以白鹤“枪生”和“419”为代表的候鸟自沈阳往南方的迁徙路线。车队从沈阳獾子洞、卧龙湖湿地出发,经辽宁盘锦的渤海湾湿地,河北唐山大清河野生动物救助中心、山东东营黄河三角洲湿地,江苏宿迁的骆马湖、南京高淳的石臼湖,安徽的升金湖,江西的鄱阳湖和湖南岳阳的洞庭湖等多处候鸟重要途经地和越冬地进行考察,并与当地保护区民众、学校宣传环境和候鸟保护,与所经国家及地方湿地保护区调查了解候鸟迁徙状态,并与当地政府部门交流分享保护经验,最后抵达本次活动的终点-东洞庭湖1号碑。

“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是由湖南爱鸟志愿者周自然在2012年发起的一项公益护鸟活动,致力于候鸟迁徙全过程的研究和保护,以全程关注洞庭湖、鄱阳湖的小天鹅,豆雁、白额雁、小白额雁、灰雁、苍鹭、小白鹭,以及灰鹤、白鹤、白枕鹤的全球迁徙路线。

从2012年至今,活动在候鸟的重要栖息地和重大事件的发生地设立迁徙标志,呼吁并参与对迁徙节点如湖南岳阳采桑湖、长沙大泽湖、永州蓝山鸟道、九江东湖和马影湖、河北唐山菩提岛、黑龙江双鸭山东升湿地进行保护。而8年以来,活动已在东洞庭湖、鄱阳湖、呼伦贝尔、珲春、黄河长垣湿地、渤海湾、北大荒东升湿地、俄罗斯犹太州、南洞庭湖和沈阳獾子洞设立了十个保护碑。

“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发起至今已组织了4条路线的全程跟踪守护活动,并于2018年跟随洞庭湖旗舰物种小白额雁抵达俄罗斯的犹太州,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规格最高 影响最大的一次守护行动

“候鸟的困境被记录,才有迁徙路上的遇见。”这是湖南志愿者周自然在本季行动结束时说的一句话。因候鸟觅食、栖息之种种艰难困苦,方踏入迁徙途中。生死存亡之境,努力帮助候鸟找回八千里路云和月,才是此次行动的真正出发点。

“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候鸟,知道迁徙之路存在的问题,也明白洞庭湖的候鸟保护得再好,如果迁徙之路没有保护好,我们最终保护的也只是一座空湖。”岳阳电视台记者严钦海利用自身优势,突破地域局限,通过湖南卫视、经视等平台展示候鸟迁徙的艰辛与壮丽。他说:“这支守护队伍,就是生态文明的轻骑兵、播种机和宣传队。”

“当鸟的翅膀受伤,鸟再不能飞翔,我们把它们圈起来让它们能活下去,救助的意义并不算大。我希望我们救助之有效,在于能让鸟的生命和天性同时得以延续,避免鸟类继续被伤害。”关注受伤的候鸟之余,科考队员们也在思考迁徙路的安危。

“曾有人问我为何要花费那么多精力去救助一只鸟? 实际上,我们救活、放飞一只鸟,并不在于这一只鸟,更在于通过救助行为能在公众中起到宣传作用,潜在的价值便是唤起民众的生态保护意识。”活动总指挥周海翔对其候鸟救助行动作出解释。多年来,他无数次遇到候鸟在迁徙途中“折翼”甚至死亡的悲哀,也发现了如乐亭金沙滩成为新的候鸟迁徙地、宿迁骆马湖禁渔后有望开辟成为新的候鸟“加油站”等大好局面,他对国家建设生态文明的决心充满信心。

“我们关注的始终是以鸟类迁徙为纽带的整个生态环境,既关注代表性物种在迁徙路上的表现,也关注栖息地众多候鸟的生存状态,更关注栖息地上人类的生产生活。”湖北野保专家李振文说。

汽车与运动杂志社是第三次组织参与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在他们看来,今年的守护行动因为有生态及鸟类专家周海翔教授的加入,使得整个追踪考察过程的科学性、规范性更加全面、更加深入,也更加具有建设性和参考价值。杂志社今后将继续联合汽车企业一起共同关注候鸟迁徙路上的安危及以候鸟迁徙为纽带的生态环境保护,继续把“守护候鸟迁徙路”的行动策划得影响力更大、范围更广、内容更丰富、科学性更强。

来自湖南益阳的李剑志是鸟类专家,“规格最高、影响最大”是他对此次守护行动最大的感受。关于如何护鸟,他提出自己的思考:“志愿者的守护行动是政府工作的一种补充,如果地方环保协会、志愿者能与当地政府有更多交流协作,守护效果将更明显。”

武汉大学陈永灿博士说:“原本以为我的生活开始走向油腻。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不仅长了很多见识,也改变了人生观,第一次跟将江豚、白鹤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充分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美妙。”

来自江西志愿者王榄华老师表示:“野生动物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息息相关。愿我们每个公民都参与进来,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王老师驾驶哈弗大狗的时间很长,他对哈弗大狗优异的驾控品质、实用的设计印象深刻。

我想,大自然很多生物和人类一样,应该有更好的生存空间。”TFO户外品牌王莉作为企业赞助商首次参与守护行动,但她全程都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观察候鸟迁徙,也因此更关注如何让普通人和下一代同样认识到候鸟守护的深远意义。

“你今天做的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你多年来营造的东西,有人在一夜之间把它摧毁。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去营造。”王莉引用特蕾莎修女的一段话,持续让大家心中的小火苗旺盛地燃烧。“Do it anyway!无问东西。”

爱鸟、护鸟行动永不会结束

这是一场生命的旅程。从苦寒的西伯利亚到温暖的南方,它们沿着祖辈的轨迹,划破长空,翩然而至,让单调的冬天陡添情趣。洞庭湖地处长江生态保护最前沿,每年秋冬季节,大量候鸟都会来此栖息,它们或盘旋飞舞,或觅食嬉戏。汽车与运动杂志社副总经理虞礼文感叹:“美丽中国,让候鸟飞,是我们最美好的愿景。”

近年来,随着国家退耕还湖、退圩还湖和长江流域禁渔政策的逐步实施,大量迷魂阵、矮圩被拆除,湖泊湿地的生态将得到快速恢复,渔业资源也将更加丰富,为迁徙候鸟提供充足的食源,来到亚洲最大的洞庭湖、鄱阳湖候鸟越冬地过冬的候鸟数量开始逐年上升,种类也越来越多样。2019年至2020年观察期,洞庭湖保护区通过对候鸟越冬初期、隆冬期和迁徙前期3次环洞庭湖流域同步调查,记录到在洞庭湖越冬栖息的水鸟,最高值记录为7目12科65种247068只,较上年度同期增加2.68%。

时至11月下旬,来自北极之地的候鸟逐渐到达南方温暖的家园。但这些亿万年生生不息的精灵,未来还将继续在天空与大地之间循环往复。我们的守护之路,依旧任重道远。季节性的活动虽已收官,但爱鸟、护鸟不会结束。候鸟迁徙无国界、根据追踪多年和多种候鸟迁徙的卫星定位数据显示,小天鹅等鸟类的迁徙最北端终点在北极圈内,本次活动同时也得到来自俄罗斯志愿者的关注、支持和祝福。

我们关注的始终是以鸟类迁徙为纽带的整个生态环境,既关注代表性物种在迁徙路上的表现,也关注栖息地众多候鸟的生存状态,更关注栖息地上人类的生产生活,人鸟共生共荣和谐相处。


日行一善,善暖人间。

https://www.cywgy.com/gyzz/202101/1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