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到秋天新冠疫情还没结束,那么冬天就可能会

昨天,“武当少林”对话

一起分享防疫经验

两国专家一碰撞

全是火花!

什么时候“解封”?

中国和新加坡什么时候开放国门?

少林给武当什么建议?

“网红医生”又爆出了什么金句?

北京时间18日(周六)12时,为了促进疫情防控经验的国际交流,澎湃新闻与新加坡《联合早报》共同举办“中新专家对话新冠‘阻击战’”视频连线访谈节目,邀请了李兰娟、张文宏、苏安•华素、梁浩楠四名来自中新两国的顶尖专家,以其丰富的实战经验,对新冠肺炎疫情作出阶段性的回顾和评价,并就当前疫情发展的新趋势,共论如何打好防疫持久战、如何应对疫情反扑等议题。

中国经验:封城有效

中国何时才能打开国门?

张文宏:全球疫情得到控制时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张文宏:

希望我们传染病医生不要经常出来

我们不经常出来就说明国家太平

是世界最大的福气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中国自1月暴发疫情以来,采取了多重强力措施,将疫情有效遏制。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在3月初接受采访时表示,“全世界都没有想到,我们中国,事实上真的只花了两个月时间,把疫情控制住了。”过去一个多月来,中国成了疫情的“输入国”,在防控输入的同时,国内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正逐步有序恢复。

当谈到中国抗疫措施中可圈可点之处时,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浙江大学医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兰娟强调,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对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十分重要。

李兰娟指出,由于新冠病毒不仅可以通过飞沫与气溶胶等多种方式传播,传染性很强,而且绝大多数人没有接触或感染过新冠病毒,所以所有人都是易感新冠病毒的,“因此,我们只有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才能控制疫情。”李兰娟说道。

李兰娟认为,中国的发热门诊在此次疫情的应对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发热的病人必须要到发热门诊求医,而发热门诊必须要检测,这样就能够做到“早发现”。

至于早诊断,李兰娟指出其基础是检测试剂充足,“由于中国比较早地确定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因而中国很早就弄出了检测试剂,就可做到早诊断了。”

当谈到早隔离时,李兰娟强调,正是由于中国有着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等防治传染病的法律,因此可以通过法律手段隔离确诊患者与疑似患者,“这就做到了早隔离,阻断了传染源。”

李兰娟表示,早治疗就可以使轻症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情不会恶化,降低死亡率,同时可以阻断轻症新冠肺炎患者再传播新冠病毒,有助于控制疫情。

张文宏教授则认为,正是由于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之时采取了诸如武汉“封城”之类等较为严格的措施,才使得当下中国的疫情免于像欧美那般严重。

张文宏表示,当我们现在回过头来再去看武汉“封城”这个决定,就可以发现采取了类似中国与韩国等严格的防疫措施的亚洲国家相较于欧美国家疫情控制得更好,“现在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死亡率远超新加坡等亚洲国家,跟武汉早期的情况有点接近。”张文宏说道,“所以现在我回过头来再想,假使当时武汉没有‘封城’,那么中国可能会一下子出现10个情况类似武汉的城市,我们现有的医疗力量足够支持类似10个情况类似武汉的城市吗?”

张文宏认为,今天通过国际上的数据,我们更加知道武汉“封城”是正确的决定。

新加坡经验:不宜过早放松防疫措施

新加坡医生感谢中国:

“从中国学到了很多”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与中国不同的是,作为最早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国家之一,承担地区交通枢纽重要职能的新加坡在第一时间出台了严厉的防控措施,使之在2月初出现了数十确诊病例后,单日新增病例长期仅有个位数。两个多月来,新加坡的抗疫经验,一直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国的关注。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临床主任苏安•华素强调,正是由于新加坡效法中国实施了一系列严格的隔离措施,才有效控制了该国的疫情。

华素指出,近两个月来,新冠病毒的社区传播在新加坡国内是比较广泛的,所幸的是,新加坡采取了类似中国与韩国的严格限制措施,要求民众不要随意出门,避免探亲访友此类活动,因而有效控制了新冠肺炎患者数目的增长。

“与此同时,为了收治轻症新冠肺炎患者,新加坡政府在社区内建设了多家隔离中心,使得他们无需进入正规医院接受治疗,从而有效减轻了医疗系统的压力,让医护人员得以全力救治重症患者。”华素说道,“除此之外,新加坡也征用了度假村与会展中心等设施,将接受救治后病情稳定的新冠肺炎患者转入其中接受看护隔离,从而释放医疗资源。”

然而就在近期,由于外籍劳工病例的激增,新加坡的单日新增病例屡屡突破记录。4月16日,新加坡新增728例新冠肺炎病例,是该国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最大增幅,累计4427例,其中超半数为外籍劳工病例,新加坡的抗疫面对新的考验。

对此,华素强调,目前不单单对于新加坡,对于其他疫情处在蔓延阶段的欧美国家而言,都不宜过早放松防疫措施,“一旦过早放松防疫措施,那么新冠肺炎疫情很有可能卷土重来。”

新加坡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则指出,新加坡目前的疫情防控重点在于外籍劳工,“所幸的是,近来频发的外籍劳工集体感染患者都居住在宿舍里,在新加坡政府将宿舍封锁后,外籍劳工应该不会将新冠病毒传播给新加坡公民。”梁浩楠告诉与会嘉宾。

“因此,我觉得只要新加坡政府对其执行严格的封锁措施,那么再过两三个星期,我相信新加坡的疫情就可以得到控制。”梁浩楠说道。

当谈到疫情未来的发展走势时,张文宏强调,当下难以预测新冠肺炎疫情高峰何时到来,以及高峰会有多高。

张文宏指出,截至4月16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目已超过215万例,而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疫情(SARS)在2003年4月时全球病例仅数千例,现在的病例数目是当年的几百倍,疫情严重性不可同日而言。

“不仅如此,而且现在没有证据支持新冠病毒会像SARS病毒那样一到夏天就完全消失了。”张文宏说道,“假使到了2020年秋天,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没有结束的话,那么疫情在冬天可能会有一定的高峰,不过这个高峰到底有多高,现在我们也很难预测。”


日行一善,善暖人间。

https://www.cywgy.com/zmcs/202004/204.html